“社会”和“社会主义”的由来

点击数:2020-03-22 14:47:27

丝绸之路手机台 2020-03-18

人都处于社会之中。目前我们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对于“社会”和“社会主义”的由来,很多人未必清楚。“社会”“会社”和“群”是什么关系?“社会主义”出现多少年?谁最先把社会主义学说介绍到中国?

“社会”和“会社”

由人与环境形成的关系总和即谓社会。“社会”和“会社”意思差不多。“社”指的是“团体”,“会”一般指“用来聚集的地区”,连用就是指“在一个地方所聚集成的一个团体”,如《醒世恒言卷三十一.郑节使立功神臂弓》:“一个小节级同个茶酒保,把著团书来请张员外团社。原来大张员外在日,起这个社会,朋友十人,近来死了一两人,不成社会。”也指旧日里社逢节日之集会行赛(商务印书馆1936年版《汉语词典》),或酬神庆祝活动,如宋吴自牧《梦梁录.卷二.三月》载:“诸军寨及殿司衙奉侍香火者,皆安排社会,结缚台阁,迎列于道,观睹者纷纷。”明《白兔记》第三出:“今年社会,可胜似上年麼?(净)今年齐整,跳鬼判的,踹跷的,做百戏的,不能尽述。”“会社”在汉语中本意指人与人之间互相联系而结成的组织,如结社、集会等。

现代通常意义上的“社会”一词来自于日本,对应于西文“society”一词,近代学者严复曾译为“群”,日本人则译为“社会”,因双音节词比单音节词更适合于口语,故而“社会”一词击败了更为准确的“群”,牢牢地扎根于汉语中,应用广泛。

“社会主义”一词源于古代拉丁文,出现于19世纪

“社会主义”一词源于古代拉丁文socialis,原意为“同伴的”“同伙的”;一说由socius(“善于社交”)引出,原有社会的、共同的、集体的生活之意。18世纪时德国、意大利出现此词,用以指人的社会性。据考证,最早使用“社会主义”一词的,是1753年德国人安塞尔姆•德生,他提出“socialiftae”(社会主义者),指遵循自然规律的人。1803年,意大利一个传教士在《驳斥反社会主义》一文中,表示一种上帝安排的传说制度,认为个人主义是反社会主义,即是说社会主义与个人主义相对。

19世纪20-30年代,“社会主义”一词出现于欧文主义的刊物《合作》杂志和圣西门主义的刊物《环球》上。空想社会主义者用这个词来表达他们不满资本主义社会中盛行的个人主义而期望实现的集体主义理想,与资本主义大不一样的一种新社会思潮、新社会制度。

1831年,法国学者托克维尔考察了美国,在《论美国的民主》中提出:“个人主义是一种新的观念创造出来的一个新词。”用以描述西方资本主义文明的核心和基础。1832年,法国人皮埃尔•勒鲁用“社会主义”来指称所有反对经济利己主义的体系。

19世纪30-40年代,“社会主义”一词在西欧广为流传。起初,这个词含有为提高劳动群众的福利和保障社会和平而改造社会制度的意思,容许财产不平等存在。法国的圣西门、傅立叶,英国的欧文被马克思、恩格斯称为“第一批社会主义者”“社会主义的创始人”,他们的学说为“本来意义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体系”。

早期的空想社会主义者的思想来源于古代的理想政治观,直接受文艺复兴的人文主义思想影响。代表人物及著作有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托马斯•闵采尔的文集、托马斯•康帕内拉的《太阳城》。他们强调用人的眼光来观察社会问题,关注劳动人民的生存状况,要求从一切剥削压迫以及贫困的枷锁中解放出来。他们反对包括资产阶级在内的一切剥削制度,从而建立了自己的政治学说。

马克思、恩格斯对“社会主义”的表述

马克思、恩格斯曾因“社会主义”一词带有厚重的空想色彩而拒绝使用它,而更愿意用“共产主义”。起初“社会主义”主要在有产阶级知识分子当中流传,“共产主义”更多的在工人当中盛行。

马克思在1842年10月15日写的《共产主义和奥格斯堡〈总汇报〉》一文中,恩格斯在1843年写的《大陆上社会改革运动的进展》一文中,分别首次使用了“社会主义”一词,在当时,马克思、恩格斯是把社会主义作为共产主义的同义语来使用的。

《共产党宣言》的第三部分“社会主义的和共产主义的文献”中,“反动的社会主义”包括封建的社会主义、僧侣的社会主义、基督教的社会主义、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德国的或“真正的”社会主义、保守的或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批判的空想的社会主义等等,都是在负面的意义上使用的。

恩格斯在1888年《共产党宣言》英文版序言中,谈到这一宣言为什么不叫《社会主义宣言》,他说:“在1847年,所谓社会主义者,一方面是指各种空想主义体系的信徒,即英国的欧文派和法国的傅立叶派,这两个流派当时都已经降到纯粹的宗派的地位,并在逐渐走向灭亡;另一方面是指形形色色的社会庸医,他们凭着各种各样的补缀办法,自称要消除一切社会弊病而毫不危及资本和利润。这两种人都是站在工人运动以外,宁愿向‘有教养的’阶级寻求支持。只有工人阶级中确信单纯政治变革还不够而公开表明必须根本改造全部社会的那一部分人,只有他们当时把自己叫作共产主义者。这是一种粗糙的、尚欠修琢的、纯粹出于本能的共产主义” [1]。“在1847年,社会主义是中等阶级的运动,而共产主义则是工人阶级的运动。当时,社会主义,至少在大陆上,是‘上流社会的’,而共产主义却恰恰相反。既然我们自始就认定‘工人阶级的解放应当是工人阶级自己的事情’,那么,在这两个名称中间我们应当选择哪一个,就是毫无疑义的了。而且后来我们也从没有想到要把这个名称抛弃。”[2]这就是说,马克思和恩格斯更愿意用“共产主义”而不是“社会主义”。

到19世纪60年代以后,随着马克思学说的进一步传播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影响的进一步扩大,“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二词开始通用,都用以指反对资本主义的思潮和派别,指要改变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高于资本主义的公有制的新社会制度、新社会形态。社会主义思想一经产生便衍生出许多流派。在马克思所处的时代,有影响的流派有封建的社会主义、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空想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等等。

1880年,恩格斯发表了《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指出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理论使社会主义从空想变成了科学。科学社会主义之所以科学,并不在于“构想出一个尽可能完善的社会体系,而是研究必然产生这两个阶级(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引者注)及其相互斗争的那种历史的经济的过程;并在由此造成的经济状况中找出解决冲突的手段”[3],通过揭示出资本主义发展的客观必然性,提出无产阶级的实践任务,把社会主义的价值理想设定为体现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人民根本利益的社会性原则。“无产阶级使生产资料摆脱了它们迄今具有的资本属性,使它们的社会性有充分的自由得以实现••••••人终于成为自己的社会结合的主人,成为自身的主人——自由的人。”“完成这一解放的事业,是现代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深入考察这一事业的历史条件以及这一事业的性质本身,从而使负有使命完成这一事业的今天受压迫的阶级认识到自己的行动的条件和性质,这就是无产阶级运动的理论表现即科学社会主义的任务。” [4]马克思、恩格斯揭示了社会主义发展的历史必然性,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马克思在社会主义思想史上实现的伟大革命,是与唯物史观的创立相表里的。在马克思那里,是历史观革命带来了价值观革命。

“社会主义”在中国的传播

19世纪70年代,“社会主义”一词才开始在日本、中国书刊中出现。日本学者加藤弘之于1870年在《真政大意》中用日文片假名音译西方“社会主义”一词,西周于1871年在《百学连环》中意译为“会社之说”,福地源一郎于1878年6月《东京每日新闻》上第一次用汉字意译为“社会主义”。

 

我国的《西洋杂志》于1878年音译为“索昔阿利司”,《万国公报》于1899年意译为“安民新学”“养民学”,康有为、梁启超从1901年至1902年意译为“人群之说”“人群主义”。梁启超从1902年9月25日出版的《新民丛报》第18期开始,把当时日本人通用的“社会主义”一词移植过来。这样,“社会主义”一词在我国书刊中逐步得到使用。梁启超是最先把社会主义学说介绍到中国来的人,李大钊是第一位在中国传播科学社会主义学说的人。

【1】【2】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2版.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256-257、257.

【3】【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2版.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739、759-760.

作者:林坚,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统战高端智库特约研究员

上一篇:戛纳国际电影节宣布推迟,或将6月底举办,为二战后首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