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情人节”场景回放

点击数:2020-02-14 14:01:18

爱情是文学与艺术永恒的主题,但古人的情感,向来是隐约含蓄的。古代是怎样表达爱意的呢?如上所述,情人节不是某一个具体的日子,而是和情人在一起的日子。我们从古代绘画作品中去寻找答案,请欣赏编辑部特别制作之“古代情人节场景回放”:

  触景

  燕寝怡情组图

  清 佚名 

  《燕寝怡情》画册描绘的是古代上层级别的家居生活场景,为清宫内府收藏的珍品。人物开相饱满、圆润,神情生动,含蓄优雅,假山、花卉、盆景、衣纹都精细至极,将男女情意与园林美景刻画入微。

鼓乐图鼓乐图

  清 改琦

  画中,一男一女坐在院中,各执琴瑟,共同鸣奏,周围有孩童围观,一家老小其乐融融。正如款识“琴瑟友之,钟鼓乐之”,琴音响亮清脆,瑟音浑厚舒展,琴瑟各自为调又彼此映衬,象征着男女之间的纯挚情感。

  窥简

  明 陈洪绶

  才子与佳人的另一个传奇,便是古代四大名剧之一的《西厢记》。明代画家陈洪绶曾为其绘制一套插图,此为《窥简》一幕。崔莺莺在屏风后悄悄地阅读张生来书,神情无比专注。红娘在屏风后面半藏半露,轻咬手指,似是偷笑。莺莺与红娘,二者一静一动;背后屏风上成双成对的喜鹊与追逐嬉戏的蝴蝶,无处不在映衬着女儿家的娇憨心意。

  聊情

  风尘三侠

  清 改琦

  三个人物分别是隋末唐初的虬髯客、李靖和红拂女。《旧唐书》说李靖年轻时“姿貌瑰伟”,通兵法谋略,是位胸怀大志的侠义青年。红拂女与李靖在杨素府相遇,一见倾心,便追随他闯荡天下。二人与虬髯客便是在浪迹天涯的路途中遇见的。相遇,相知,相守,李靖与红拂女,情义兼备,二人既是夫妻,又是知己,意气相投,大概是爱情最好的模样。

  燕寝怡情组图

  清 佚名 

  聊情的场面十分生动,连仆人端茶都需要察言观色,再等等看!

  凝视

  洛神赋图

  东晋 顾恺之

  洛水神女与才子曹植的爱情佳话广为流传,东晋画家顾恺之的洛神赋图描绘的便是这个故事。《洛神赋图》完整的记叙了这段传奇中每一个曲折的片段。图中的洛神裙带飘扬,正转身离开曹植,痴痴回望。二人没有热烈的拥抱,但仅仅一个回首的凝望,千言万语遍都含在其中,情真意切令人动容。纵使仙凡有别,但始终心意相通。

  来鲁直夫妇像

  明 陈洪绶

  来鲁直之子来咨隆延请陈洪绶为过世的父母画像留影,以作纪念。画家陈洪绶以“敬图”来完成这一使命。态度毕恭毕敬自不用说,即是画面的配景也运用了隐喻——尽管男主人髭须盈寸,女主人也不苟言笑,但这幅画完美的达到了颂扬先人高贵品格的目的。

  燕寝怡情组图

  清 佚名 

  情人间对视的目光有时候很随意,并不是你看我,我看你,有时候是你看我,我看画。

  对饮

  佚名图

  蕉叶下,一位男子坐于石上,身侧有一女子单手托盘。生动真实,虽不知何人于何时所画,但此类情景常有发生。佳人在畔,美酒为伴,人生喜乐莫过于此。

  燕寝怡情组图

  清 佚名 

  画中描绘的上层家居生活和饮茶作乐场景,这些可以从房内的四爪龙纹图案、男主人的衣饰,和房内装饰等看出端倪。

  相伴

  燕寝怡情组图

  清 佚名 

  相伴是最好的时光。总体来看,燕寝怡情组图呈现了两情相悦的男女的生活场景,情意绵绵,看起来非常的赏心悦目,这也是为什么这套图册能受到乾隆和嘉庆皇帝的喜欢,成为宫廷珍藏的原因。

  托物

  古人言情,向来是含而不露的,常常托物寓意,将万千情绪赋予自然之物。

  双鸳鸯图页

  宋 张茂

  鸳鸯常常成双成对的出现,是最能代表爱情的动物。此《双鸳鸯图页》为南宋张茂作品。张茂,字如松,钱塘,曾隶属画院,工作山水花鸟,小景更佳。

  张茂所绘鸳鸯图选取以小博大,几只芦苇从左侧探入,一对鸳鸯在右侧并行。大面留白似是烟波浩渺,颇有深意。芸芸世界辽阔无边,愈发显得携手同行的情意弥足珍贵。

  腊梅双禽图

  宋 赵佶

  宋徽宗赵佶自幼喜爱书画,同时也具有超高的绘画天赋。此《腊梅双禽图》为宋徽宗花鸟画的代表之作。

  腊梅与松叶交叠生长,两只雀鸟立于其上,一朵白梅点缀其间。两只雀鸟彼此对望,顾盼有情。整幅画面笔法秀美,用色清雅,花鸟形象生动有趣,细致入微。

  在古书画里,“托物”题材相当多,再举三例:

  花阴双鶴图

  清 郎世宁

  双喜图

  元 王渊 

  梧桐双兔图

  清 冷枚 

  寄情

  燕寝怡情组图(完)

  清 佚名 

  除了把爱情当作绘画的主题,绘画本身也是传达爱意的一种方式。

  墨竹图

  元 管道升

  众人皆知赵孟頫是一代大家,其妻管道升也是元代著名画家。赵孟頫评其妻“天资开朗,德容言功,糜一不备,翰墨词章,不学而能。” 

  管道升与赵孟頫感情深厚,夫妻二人常常寄情山水之乐,吟诗作画,以书画传情,互为补笔题跋。他们二人画风也有不少相通之处。管道升曾画《墨竹图》,与夫赵孟頫、儿赵雍的墨竹图装成一卷,合称一门三竹。这对夫妇相濡以沫,携手一生,堪称琴瑟和鸣的典范。

  鹅

  清 方婉仪 罗聘

  清代的方婉仪与罗聘也是一对璧人。罗聘是“扬州八怪”之一,方婉仪也出身扬州书香世家,据传,“习诗书,明礼度,兼长于诗画。” 蒋士铨曾赞曰 “一家仙人古眷属,墨池画笺相扶持。”二人合作的画册,正是这对眷侣爱情的见证。

  花鸟画合集

  清 方婉仪 罗聘

  山水花卉册藏家合集

  清 方婉仪 罗聘

上一篇:光明时评:疫情当前,怎么火了一句唐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