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逨盘:一部铜铸的史书

点击数:2019-11-26 18:16:56

9085f0d12f67c1bb3c20b8bebf52f3ff.jpeg

十一月四日,当年发现逨盘等国宝的五位农民中的王拉乾(左)和王明锁在文物发现现场。 本版照片均由本报记者 毛毛摄

c130e267bec8246fcf5e28255d176475.jpeg

西周单氏逨盘铭文拓片。

3425ac4b6a17391c17c85875483341d1.jpeg

在宝鸡青铜器博物院第一展厅的显著位置,发现国宝逨盘的地点——眉县杨家村土崖被真实地再现在参观者的面前。

32f840f83e503b4b89c403219501f08a.jpeg

在眉县杨家村村委会北面,竖立着省文物局和宝鸡市政府题词“保护文化遗产 守望精神家园”的石碑。

4b4930998ceccd6b5b35d9c82346cf5d.jpeg

11月13日,在宝鸡青铜器博物院第一展厅展出的铸造于2800多年前的西周逨盘。

记者 毛毛 通讯员 翟慧萍

它,是宝鸡市眉县农民一镢头挖出的国宝;它,记载了单氏家族8代人辅佐西周12位王征战、理政、管治林泽的历史;它,对西周青铜器断代研究有重要意义,具有证史补史的作用;它,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出土的青铜器铭文字数最多的国宝;它,印证了《史记》的可信性;它,以及与它一起出土的青铜器被誉为21世纪重大考古发现之一,对西周历史研究有巨大的推动作用。

姓名:西周逨盘

年龄:2800多岁

职称:国宝级

户籍登记年龄:2003年

出生时间:西周周宣王时期

现住址:宝鸡青铜器博物院

联系电话:(0917)2769018

在宝鸡青铜器博物院第一展厅,一组铸自2800多年前西周晚期的青铜器文物,吸引了络绎不绝前来参观的人群。27件展品,件件堪称国宝,其中,最耀眼的当属逨盘,被称之为“中华第一盘”。

西周逨盘,通高20.4厘米,重18.5公斤,口径53.6厘米,衔环的兽首两眼圆睁,给人一种不可侵犯的威严之感。千百年来逨盘的4只兽足默默地驮负着西周王朝及单氏家族厚重的历史。优美的造型,精湛的工艺,器身斑驳的锈迹是它年代久远的见证。气势恢弘的长篇铭文使它成为“中华第一盘”。

据介绍,逨盘是西周时期盛水用的器物。它的主人姓单,名逨,所以取名逨盘。它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它的铭文字数是新中国成立后出土的青铜器文物中字数最多的文物,共372字。铭文以诗化的语言叙述了单氏家族8代祖先辅佐西周12位天子征战、理政、管理林泽的丰功伟绩,是27件青铜器中史料价值最高的一件。

逨盘从何而来,与它相关的故事又有哪些呢?带着诸多兴趣,11月13日,记者驱车赶往宝鸡,寻访它的前世今生。

1 一群农民挖出惊世国宝

在宝鸡青铜器博物院第一展厅的显著位置,发现国宝逨盘的地点——眉县杨家村土崖被真实地再现在参观者的面前。通过博物院讲解员的生动介绍,我们的思绪被带入16年前的那个冬天。

2003年1月19日,宝鸡市眉县杨家村的王宁贤、王明锁、王勤宁、王拉乾、张勤辉5位村民在村北10多米高的土崖上取土。下午4时左右,王拉乾一镢头下去,突然出现一个拳头大的洞。借着阳光,他往洞里一望,里面泛着一片青光,感觉像是个古墓。接着,王明锁上前趴在洞口往里看,仔细端详着泛青光的东西,他看到了几个大铜鼎,他说:“这东西和电视上宣传《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时的青铜器一样,应该都是文物。”5位农民既兴奋又紧张。5人商议,这事要保密,并且派了其中之一的王宁贤马上回家打电话通知文物部门,其他人原地守候。

接到电话的宝鸡市文物局工作人员立即通知眉县文物局派员赶赴现场。当天晚上,在市、县文物专业人员和县、镇、村领导及村民的共同努力下,窖藏中的27件青铜器被完好地发掘出来,运到眉县文化馆保管。兴奋不已的文物考古工作者全无睡意,连夜对27件青铜器作初步清理。他们发现这批青铜器纹饰精美,锈蚀较轻,且件件有铭文。在清理逨盘的过程中,当倒掉盘内虚土,处理盘底的锈蚀时,一行行铭文渐渐显露出来。

随着清理工作的继续,发现逨盘的字迹更加清晰,铭文已能释读出大半了,“逨曰:丕显朕皇高祖单公,桓桓克明哲厥德,夹诏文王、武王,达殷,膺受天鲁命,匍有四方,……成王……康王……昭王……穆王……”周天子的谥号一一出现,西周历史的轮廓被勾勒了出来。

随后,在陕西省、宝鸡市、眉县文物考古人员的共同参与下,杨家村青铜器的神秘面纱被层层揭开。

2 一篇铭文记载西周正史

眉县杨家村窖藏出土青铜器数量之多、形体之大、铭文之长、内容之重要、保存之完好,极为罕见。它至少有8个考古“第一”和“之最”:第一次发现西周青铜器的洞式窖藏;第一次发现一个家族27件青铜器出土于一个窖藏,件件有铭文和华丽的纹饰;第一次出土系统介绍一个家族8代世系事迹的青铜器;第一次发现一个家族史铭文总字数达4000余字,是目前一次发现铭文字数最多的;第一次发现同时在出土的青铜器上将年、月、干支、月相等四要素集中多次使用,四十三年逨鼎是目前发现西周纪年铜器中年份最高的;第一次出土完整记录周王朝从文王到厉王以及宣王的名称、位次和有关事件的青铜器,是记录历代周王最多的一次;第一次发现“孝王”于青铜器铭文中;第一次发现新中国成立以来铭文最长的青铜器,内容极其重要。

杨家村青铜器窖藏的发现被称为21世纪重大考古发现之一。

逨盘用短短的文字描述了西周几代君王风云跌宕的历史。逨盘铭文翻译后的大意如下:逨说:“我显赫伟大的始祖单公,威武英明,知人善任,是一位有智慧有德行的人,辅佐文王、武王,讨伐殷商,接受皇天大命,抚佑四方诸侯国,建立了周王朝,操劳国家,顺应天意。我伟大的远祖公叔,能辅佐成王,承受大命,制服了不祭祀享献的荒蛮,安定了四方万邦。我伟大的远祖新室仲,沉稳英明,安远善近,辅佐康王,臣服了不来朝谨庭参的戎方。我伟大的远祖惠仲盠父,善和于政,成于谋略,奉侍昭王、穆王,经营四方,讨伐楚荆。我伟大的远祖零伯,仁慈明智,尽职尽责,侍奉共王、懿王。我伟大的祖父懿仲,直言规劝,协助孝王、夷王治理国家,有成就于周邦。我伟大的父亲龚叔,端庄恭敬,严肃谨慎,和询于政,德行显著,辅佐厉王。逨继承先祖和先父的职事,夙夕恭敬自己的职责,因此天子对逨多有赐赏。祝愿天子万年长寿无疆,保佑周邦,治理四方。”

王说:“我的显赫伟大的文王、武王,从皇天那里接受大命,抚佑四方诸侯国。从前,你的先祖辅佐先王,尽心操劳大命。现在,我要表彰你先祖的功勋,重申册命,提高你的官职爵秩,命你辅助荣兑管理四方林业,专供王宫使用。赐给你红色的蔽膝、黑色的佩玉绶带以及带有铜饰的马辔头络衔。”逨感激天子美好的赏赐,作了祭奠我伟大先祖的宝盘,用来追祀前世文德彰明的先祖。先祖威严英灵在天,逨恭恭敬敬在人间,恭敬操持完满的德性。希望先祖蓬蓬勃勃,降给逨多福长寿,心怀宽绰,并给我安康保佑、高官厚禄、长命善终。逨永作天子的贤臣,子子孙孙将永远享用,以此盘祭祀先祖。

372字,即使是现在的新闻消息也是极短的。然而从武王伐纣,到西周对戎狄、鬼方、楚荆的征战,都被清楚地描述出来。逨盘上实际共提到十二位周王:文王、武王、成王、康王、昭王、穆王、共王、懿王、孝王、夷王、厉王、宣王,仅未及西周的末代周王幽王。单氏家族8代祖先的功勋、个性也被逐一刻画,文字华美又精湛。

3 一盘验证司马迁《史记》

中国古代史的夏、商、周三代,在《史记》等中国古代史书文献中多有记载,但也遭到怀疑和否定。

20世纪初,随着殷墟甲骨文等历史文物的面世和研究,这一问题有了较大进展。著名学者王国维充分利用最新的甲骨文材料,对照历史文献,创造并完善研究方法“二重证据法”,撰写了《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和《续考》。在这两篇著作中,王国维考证了商王的世系,证明了司马迁《史记·殷本纪》的记载大体不误,记载的商代历史为信史。

1976年12月15日,在宝鸡市扶风县法门公社庄白大队白家生产队发现了一个西周时期的青铜器窖藏,出土西周青铜器103件,其中,墙盘是西周微氏家族中一位名叫墙的人为纪念其先祖而铸的青铜器,墙盘内底部铸刻有18行铭文,共计284字,记述西周文、武、成、康、昭、穆6王的重要史迹以及作器者的家世,印证了《史记·周本纪》中关于西周前半段周王世系的记载,但西周后半段仍然缺乏历史文物的验证。

逨盘横空出世,盘内底铸铭文记述了单氏家族8代祖先辅佐西周12位天子的丰功伟绩,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

当年参与杨家村窖藏考古发掘工作的宝鸡市文物局副局长刘宏斌对记者说,逨盘铭文对西周王位世系有着明确的记载,第一次印证了《史记·周本纪》所记载的西周诸王世系名号和次序,对“夏商周断代工程”所拟定的西周年表作出了检验,为研究单氏家族史及西周王朝与西北少数民族的关系等提供了实物资料,对西周青铜器断代研究也具有重要意义,具有证史补史的作用。因此,逨盘当之无愧地被誉为“青铜史书”。

记者手记

守望精神家园

毛毛

站在2800多年前古人留下来的青铜礼器前,仿佛感受到了他们的体温、呼吸,看到了古人的表情。血腥的侵略者一次次横扫,古人们除了奔逃还是奔逃。可以想见,当西周灭亡时,戎狄入侵,西周贵族仓皇东逃前将青铜器就地掩埋,以备后用。逨盘的主人,在那个慌张的绝望日子,并没有忘记祖先的荣耀,把看作比生命还重要的器物窖藏起来。正是这一举动,通过文字留给了后人一个古代档案库,使西周显得越来越完整,越来越具体,越来越伟大,成为永久不衰的文化基因,散播到久远,至今还能闻到、听到。

这些青铜礼器的气韵和纹饰印证着周朝的审美水平已达到登峰造极的高度,直到今天还让海内外艺术家叹为观止,被视为人类不可重复的奇迹。

在赞叹国宝逨盘等27件青铜器价值的同时,人们更对当年发现这批国宝的5位普普通通的农民产生了钦佩之情。他们发现文物、保护文物的行动与国宝的横空出世具有同等价值。

如今,在眉县杨家村村民委员会北面,一个由国家文物局、陕西省文物局和宝鸡市政府分别题词的“国家珍贵文物保护功臣”“保护文化遗产 守望精神家园”的两块石碑就竖立在村头,赫然醒目。这不仅是对新时代宝鸡农民重义轻利、知礼尚德形象的致敬,更是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诠释。

记者在杨家村见到了当年发现逨盘的5位农民中的王拉乾和王明锁。当看到他们现在的生活并不富裕时,记者就试探地问,你们发现文物交给国家后悔吗?他们几乎同时说:“不后悔!”他们说,把文物交给国家,国家也没亏待他们,给每人奖励了2万元,还给了许多荣誉,让他们去北京和国外旅游等,他们感到很光荣。特别是近年来,他们还不断接受全国各地单姓家族的拜访,为此,他们感到当年的举动是正确的。

据了解,宝鸡群众有保护文物的光荣传统,并且成绩显著,在全国树立了榜样。从2003年至今,宝鸡群众发现文物、保护文物的壮举达20多起,保护国家文物上千件。宝鸡市先后3次在北京举办了宝鸡群众保护文物展览,轰动全国。

沉睡了近3000年的贵族器物,被5位文化程度不高的农民发现,进一步揭秘了中华民族的古代文明史,而新时代的中国普通农民,没有靠这些无价之宝去发财,而是积极保护,同样表现出的是一种高贵与文明。

掩藏在厚重的黄土之下的逨盘镌刻着中华民族一段历史记忆,2800多年后的今天,眉县5位农民又赋予了它新的生命活力。他们同时在中华的文物保护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历史将永远记住他们的名字。

上一篇:长弓莫及”和“春秋战国”是同学 取名原因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