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考古研究院考证发现秦人对蜀地已实施少数民族自治

点击数:2019-11-07 11:24:09

1134241.jpg

“秦人对蜀地已经开始实施‘少数民族自治’政策。这也是我们这次考古发掘中从出土文物上发现的重要信息。”省考古研究院许卫红研究员说。

西咸新区秦汉新城坡刘村是秦咸阳城遗址的一处重要墓葬区。2017年冬季为配合银西高铁建设,省考古研究院在此发掘了两座战国晚期秦贵族墓葬。经过历时近两年的研究、考证,最终判断其中一座墓葬出土铜器的督造者为蜀守斯离。

qxqb49d4.jpg

为弄清楚16字铭文

动用古文字圈大量专家

许卫红介绍,本次发掘墓葬编号分别是M2、M3,均未经盗扰,东西向竖穴土圹结构,在下葬过程中曾有频繁的祭祀活动。其中,M2规格稍小,一棺一椁二重葬具,椁室隔出头箱、边箱。边箱内发现大量殉牲动物骨骼,出土遗物共计40余件(组)。M3规格较大,包括竖穴墓道和墓室两部分,使用一棺两椁三重葬具。墓道底部放置装有大量殉牲的木箱,椁室内隔出头箱,出土遗物155件(组)。

这次发掘出土遗物的种类,包括青铜礼器、日用器、兵器、工具、车器、银器座、铁工具、玉组佩、璧、印章、料珠、玻璃六博棋子等,此外还见有大量漆器痕迹。“根据墓葬结构和体质人类学鉴定结果显示,两位墓主均为男性,其中M3墓主年龄为45-50岁。从出土遗物判断,墓葬时代是咸阳为秦都期间的战国晚期,墓主属于士、大夫贵族。”

“虽然2017年田野发掘工作就完成了,但相关的研究工作一直在继续。进一步的研究确定,M3铜鉴腹部的16字铭文内容为‘十九年蜀守斯离造工师某臣求乘工耐’。而为了弄清楚这16字铭文,动用了古文字圈大量专家。”许卫红介绍,“这种铭文格式是秦昭襄王时代常见的三级职名。十九年即为公元前287年,蜀守斯离是器物的督造者。虽然墓主人是不是蜀守斯离现在还不好说,但出土的这件器物透露了一些很重要的信息。”

1134243.jpg

斯离属西南部族 曾担任过蜀守

“关于‘蜀守斯离’这个人有至关重要的两个点:一是关于蜀守问题,这是学术界长期争论不休的一个问题;二是关于斯姓,这个姓不是秦人本地的姓,是西南少数部族的姓。蜀原来也是秦本土之外的地方,这个部族是和华夏族不一样的部族。但是,斯离这个人做过蜀守。所以从‘蜀守斯离’这四个字来看,反映了秦人对巴蜀地方的管理制度。”许卫红说,对巴蜀地区的吞并和管理是秦国完成统一的关键。据文献记载,秦惠文王更元九年(公元前316年),司马错伐蜀,灭之。二年后灭巴。但是秦国对这一地区的管理,可谓一波三折。最初秦国保留了蜀侯,派中央大员张若为蜀国守,直至公元前285年,建立蜀郡,并先后由张若、李冰等人出任郡守。

本次出土铭文说明,在张若任蜀国守之后、任蜀郡守之前,斯离曾一度担任蜀国守。而斯姓,据《资治通鉴》胡三省注:蜀之西南夷种,遂以为姓。斯离为蜀国守,体现了秦国的“羁縻政策”。这种政策,就是保持少数民族原有的社会组织形式和统治机构,承认其酋长、首领在本民族和本地区中的政治地位和统治权力,并封授一定的官职,由酋长、首领自己管理本民族内部事务。这就相当于当时的少数民族地区的民族自治。可以说这个发现解决了两个问题:一个是原来长期争论的蜀守问题,另一个是秦人对少数民族的统治政策。对于现在也很有借鉴意义。

1134244.jpg

据了解,斯离还曾见于文献记载。据司马迁《史记》记载,“(秦昭襄王)二十三年,尉斯离与三晋、燕伐齐。”

“根据出土铭文再考证,可知斯离伐齐时的官职应该是蜀地的郡尉,具有五大夫以上的爵位。也就是说,斯离曾经代表秦国参加过六国联军,率兵去攻打过齐国。这说明,秦真的是在重用归顺的各地贵族。” 华商报记者 马虎振

上一篇:葛兆光:中国文化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