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乡村教育计划的最宝贵价值

点击数:2018-10-12 20:34:42

熊丙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2018-10-12 16: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6年11月29日,甘肃宕昌县新城子藏族乡大河坝村鹅嫚小学师生集体留影。 澎湃新闻资料
 
今年教师节,笔者应“马云公益基金会”之邀,前往甘肃陇南市宕昌县走访了三名“马云乡村教师奖”、“马云乡村校长奖”的获得者,其中一名是该县新城子藏族乡大河坝村鹅嫚小学校长杨文礼。离开鹅嫚小学后,杨校长给笔者发了一则短信,说出他内心的困惑:
 
“我刚开始当校长,这所学校只有42名孩子,由于办学质量越来越好,学校越来越规范,学生回流,学生人数一直在增加,从42名孩子到前年的152个孩子,是非常不容易的。去年少了10个,变成142,今年就比较离谱,变成118!这不得不让我接受成绩的重要性,不得不承认‘立校就得考试成绩!’这个逻辑。”
 
其实,在走访这所位于群山之中的乡村小学时,笔者就感觉到,杨校长对在校学生从152名变为118名,一直耿耿于怀,他甚至没有什么心思向我们介绍他的“绘本阅读”理念,而正是这一执教理念,让这所以前教学质量低下、生源流失严重的小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从只有42名学生发展到152名学生,他也因此获得“马云乡村校长奖”,是2017年该奖项20名获奖校长之一。但是,现在他却遭遇学生考试成绩“下滑”的巨大压力,由于在县统测(即学业质量监测考试,一般针对义务教育四到八年级学生)中,学生成绩排名下降,有的家长就选择送孩子去县城的学校学习。学生总数从142人变为118人,一年少了24人,这让杨校长心里特别急。
 
杨校长在自己的小学力推的“绘本阅读”教育,某种程度上讲就是一种素质教育,这种教育重视培养学生的阅读与学习兴趣,而不是要求学生天天做习题、重复训练。而与学生天天做习题、重复训练相比,“绘本阅读”的成效,会在相对久远的未来体现,比如鹅嫚小学的毕业生就考了今年全县中考的第一名。但是,县统测则是要立即见效,家长也往往只看眼下成绩。于是,面对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学校不得不二选一。但毫无疑问,乡村学校搞应试教育,与城市学校相比更无优势。
 
杨校长向我们展示了他的真实焦虑,而非高调、空泛地谈乡村教育的理想。他遭遇的困境,其实是我国乡村学校面临的共同困境:乡村学校要吸引学生回流,极为困难,而一旦出现学生成绩波动,学校原来的办学努力就很可能快速瓦解。这不是乡村校长、老师不努力,而是当前的教育评价体系,令乡村学校面对城市学校的竞争显得极为脆弱。
 
但是,杨校长的故事并没有完。在谈了自己的困惑之后,他坚定地告诉笔者,他会坚持到底,并相信他的努力一定会带来改变,乡村教育一定会回归为有根的教育。而他之所以相信这一点,和他获得“马云乡村校长奖”有关。这一奖项不单纯是荣誉,更是要传播一种教育理念,甚至可以说,是在探索建立适合我国乡村教育的新的教育评价体系。
 
一、乡村小学的成与败
 
杨文礼从2009年起担任娥嫚小学校长,当时只有26岁。他说,当校长最初几年,他也特别强调抓成绩。其实,小学生要考个好成绩,还是比较容易的,天天做习题,成绩会上升很快,因此,娥嫚小学的学生在2010至2014之间的成绩一直特别好,六年级统测在全县排名成绩优异。看到学校教学成绩提升,学生也就从城市回流。
 
但是,杨校长发现,小学阶段狠抓学生成绩的做法,并不利于孩子今后的发展,有的小学成绩不错的孩子,一进初中成绩就一落千丈,出现厌学、逃学,甚至辍学的情况。他说,当地农民的主要经济来源还是外出务工收入,大多是在新疆、内蒙古等地打工。学校里藏族孩子占三分之二左右,留在家里的孩子多半为留守儿童,家庭教育基本为零。对这些孩子,如果不注重习惯培养,只让他们做习题,搞重复训练,短时间可以提高他们的考试成绩,但是,一旦没有老师盯,因为没有培养出学习兴趣,孩子们就会厌倦学习。
 
2016年11月29日,甘肃宕昌县新城子藏族乡大河坝村娥嫚小学校长杨文礼在给孩子们上绘本课,他把绘本课程纳入了学校的日常教学中。澎湃新闻资料
 
他用自己带的班和由其他教师带的班进行了对比。他带班时,在学生中推广阅读,在做习题之外开展阅读活动,而其他班的老师,对阅读和学习习惯的培养重视不够,虽然获得的考试成绩不错,但是升入初中之后却有很大的差别。鹅嫚小学2014年六年级毕业生一共16名,他一直带班的学生中,其中一人在全县中考中得了第一名,5人考进县一中,4人上了职业中专,而他没有带过的学生中有6人中途辍学。
 
“我不能对这样的学生发展结果视而不见。事实上,从2014年起,我就开始反思教育的真正价值。”杨校长说,狠抓学生考试成绩会获得家长认可,但效果是短期的,对农村教育是有严重伤害的。除了不能培养良好的学习习惯外,孩子们还会认为读书就是为了考学,一旦觉得考学没有希望,干脆就彻底不读书了。于是,在其他大部分校长都为了成绩“绞尽脑汁”时,比如有一部分基层完全小学从四年级开始就集中在学区,进行集中寄宿,集中晚自习,集中教学,杨校长决定在全校范围内推广阅读活动,在这所山区小学里,他们还用沪江网的CCtalk实时互动教育平台为学生上音乐、美术、科学、阅读、网络素养等课程。
 
但很显然,这样的教学安排,一方面对教师的要求更高,但乡村教师,尤其是部分代课教师的教学指导能力跟不上,另一方面则是孩子用在做习题、应付考试上的时间少了不少。杨校长说,我们并不怕考试,全校老师也认可培养孩子阅读习惯的教育方式,怕的是对考试成绩排名锱铢必较,统测中学生分数低一点,名次落后一点,学校在全县排名低一点,学校压力就特别大。这种排名对家长影响也很大,家长会觉得搞那些阅读活动没用,还不如抓学习成绩管用,因为新生入学时,家长会依据相关的排名选学校。
 
我国地方教育部门抓乡村学校的教学质量,出发点没有错。但应该抓合格率,达到合格要求之后应该给学校自主教育的空间。而且,教学质量绝不单纯反映在语数外三门所谓“主科”的考试成绩上。用这三门“主科”成绩评价教育质量,只会把乡村学校逼进墙角。杨校长说,他们学校的基础特别薄弱,再加上学生主要是少数民族,多半没有养成良好的学习和生活习惯,学校教育的主要责任,应该是培养他们的学习习惯,让他们爱上学习这件事。在孩子们尚未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时,就拼命给他们灌输知识,最终的效果只能是囫囵吞枣。
 
二、影响乡村教育最关键的因素
 
如何让“小而弱”的乡村学校变为“小而美”?这是我国当前发展乡村教育谈论得比较多的话题。杨校长们遭遇的困境表明,影响我国乡村教育未来走向的关键因素,不是对乡村学校的投入,而是发展乡村教育的理念,以及对乡村教育的评价体系
 
如果我国以升学教育模式来发展乡村教育,评价乡村学校的办学,那么,乡村学校衰败的趋势将难以阻止。因为在升学价值导向下,家长和学生都会认为今后能离开乡村才算是接受教育的成功,而这本质是“背井离乡”的教育,让乡村教育没有根基,更会因难以和城镇学校比拼成绩而失去生存土壤。
 
我国不少乡村地区都提出“教育强镇”、“教育强县”,但大家发现,所谓的“教育强县”、“教育强镇”,并非通过发展教育来改变乡村,而是通过应试教育把乡村的可造之材送出去。结果是,某个地方教育越“强”,当地反而越贫困,因为人才都已经离开。最终,发展教育没有改变当地的落后局面,而乡村的教育也难以为继,愿意留在乡村的人越来越少,乡村连吸引教师来任教也难。在我国乡村地区,近年来出现令人忧虑的辍学率回潮问题。
 
那么,如何转变乡村教育的理念?这首先需要从国家层面改革教育评价体系,打破教招考一体化的基础教育格局。我国目前的中考制度,使基础教育都实行升学教育模式,即围绕升学来组织教育。
 
对乡村教育来说,升学教育模式进一步制造了两大现实问题。其一,乡村教育被边缘化。因为从升学政绩看,薄弱的乡村学校相较于城市学校来说,难以贡献升学率,因此,有的地方政府就以低水平维持的心态建乡村学校。其二,乡村出现新的读书无用论。升学教育模式会让农村学生和家长认为升学有用而读书无用,即能考上好大学、走出乡村才有用,考不上好大学,读书就没有用,因为学习的内容与乡村生活没有关系。不少乡村教师在规划职业发展时,也是以能进城作为奋斗目标,而将在乡下的任教当做过渡阶段。这样的乡村教育,在把少数优秀人才送出大山、乡村之外,给当地留下的,就是没有接受多少教育的低端劳动者。
 
所以,从国家层面,必须调整发展乡村教育的战略,要立足乡村办好乡村教育,不能再用升学教育模式来配置乡村教育资源,把乡村学校导向围绕升学来办学。乡村教育必须给乡村孩子完整的教育,有的可以升学,而更多学生当有机会应用所学知识、能力改变乡村,改善自己的生活。也就是说,只有把乡村作为乡村教育的根,才能让乡村教育有魂。
 
三、公益组织怎样推进乡村评价改革
 
在国家进行教育评价体系改革的同时,需要社会力量介入,推进乡村教育理念的转变。
 
目前,我国已有不少公益组织介入推进发展乡村教育,比如希望工程、免费午餐计划等等。这些公益活动的一个特点是,以社会力量改善乡村学校办学环境,以及乡村学生的生活环境。这样的公益活动是有价值的,即便国家加大对乡村教育的投入,但要改变乡村教育的薄弱局面,仍需要社会力量介入。
 
但是,只重视物质的投入,而不重视软件的投入,最终可能导致物质投入被闲置、浪费,比如,当年希望工程捐建的校舍有不少就闲置,甚至因学生流失,学校被撤并而沦为鸡鸭圈。国家最近也发文要求,要优化教育支出结构,不能搞教育形象工程,要把钱用到发展教育的刀刃上。
 
从这一角度看,由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发起的“马云乡村教育计划”,是重视乡村教育软件投入的计划。这具体表现在两方面。
 
一是,“马云乡村教育计划”具体包括乡村教师奖、乡村校长奖、乡村师范生计划,关注的都是在乡村地区从事教育工作的人。人是乡村教育最关键的因素,离开了人,再多的物的投入都难以发挥作用。
 
二是,“马云乡村教育计划”力图给乡村教育带去与当前升学教育评价和升学教育模式完全不同的新的教育理念,鼓励乡村学校校长和乡村教师,做有根的教育,而不是单纯追求升学的成绩。可以这么说,“马云乡村校长奖”和“马云乡村教师奖”的评奖标准,让乡村校长、教师有了一定的坚守乡村教育的动力。
 
像杨校长,在面对家长片面追求学生考试成绩、地方教育部门片面依据统测成绩评价学校办学业绩等压力的情况下,虽然焦虑,但并没有放弃对教育理想的追求。他在获得“马云乡村校长奖”之后,还参加了马云基金会组织的校长培训,到国外学习考察。他说,考察学习国外教育,更让他更坚定了办有根的教育的决心。他认为:孩子没有良好的学习习惯,就要出成绩,这没有根;孩子一上学,就被教育要离开家乡,留在家乡就没出息,这样发展教育更没有根。“难道我们的孩子今后的生活方式只能是和父辈一样外出务工,而不是就在本地安居乐业,把当地建设为更美的家园?乡村教育不改变乡村,教育的价值就是让少数学生考进大学吗?”
 
笔者觉得,告诉乡村校长、老师乡村教育的价值,这是“马云乡村教育计划”更大的价值所在。除了奖励扎根乡村、坚持教育理想的校长和教师外,该计划更致力于在当前基础教育的升学评价体系之外,探索和建立起评价乡村校长、教师的新体系,即不单纯是从学生成绩、分数角度去评价一名校长、一名教师,而更是从如何给乡村孩子完整教育的角度来评价校长、教师。这一评价体系,目前只适用于评选“马云乡村校长奖”和“马云乡村教师奖”,未来如果能成为评价乡村学校、校长、教师的基本标准,那我国乡村教育就会有全新的理念。这也是我国乡村教育的出路所在。
 
一个公益计划的评价标准能变为同行业的评价标准吗?从教育改革和发展角度来说,完全可能。我国正在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改革,其中,教育评价要由教育行政部门评价主导改革为专业评价和社会评价主导,而社会评价和专业评价,均需要坚持公益属性,其权威与影响力由评价的独立性和专业性决定。
 
“马云乡村教育计划”在实施时就坚持独立性与专业性。从乡村学校办学的实际看,虽然传统的以升学为导向的评价依然对乡村学校办学有巨大影响,但实施三年的“马云乡村教育计划”也让乡村校长、教师看到,做有根的乡村教育的评价体系正在破土。这也和国家振兴乡村教育的规划相契合,因此,如果这一计划能在倡导乡村教育形成新的价值理念和评价体系方面做出持续探索,那将是对我国乡村教育最重大、最宝贵的贡献。

上一篇:甘肃陇南乡村教师十余载倾心公益 引上千志愿者参与善举